新贛州房產網 >> 資訊中心 >> 國內房產要聞 >> 正文

消失的女商人:低價購入海南酒店,獲利7倍抽身

發布更新時間:2020/11/18 9:29:24 瀏覽次數: 文章來源:澎湃新聞 手機閱覽本文

  

  海南儋州民企項目被拍賣 澎湃新聞記者 陳思

  海南省儋州市政府大樓旁有一棟停建了14年的酒店建筑,外墻上的爬山虎已有兩三層樓高,不知名的野草逐漸侵占了它的空間。

  

惠安莊園廣場現狀,項目旁就是海南省儋州市政府大樓。 澎湃新聞記者 陳思

  惠安莊園廣場現狀,項目旁就是海南省儋州市政府大樓。

  這棟已經封頂的酒店建筑是儋州惠安莊園廣場項目,在2006年被時任儋州市委書記趙中社拍板以明顯偏低的價格拍賣給了利益相關方。

  拍賣前后,?谑旋埲A區人民法院和海南省中級法院分別送達裁定書,“希望拍賣不要繼續”和“應停止過戶”, 以免造成難以彌補的損失。但是在拍賣現場,時年28歲的年輕女商人、海南思創威企業有限公司董事長唐艷仍以低于土地評估價的價格獨家拍得,并在4天后錢款未付的情況下完成了過戶手續。

  項目曾經的所有者,現年67歲的莊志銀住家就在政府背街處。站在莊家大門,目之所及就是莊園廣場,兩者相距僅百米,步行只需一兩分鐘。從2006年起整整14載,從壯志中年到鶴發老者,莊志銀為保住項目,前前后后打了44場官司。

  2007年2月6日,海南中級人民法院即認定儋州市政府的行為違法;

  2018年6月7日,最高人民法院確認海南中院判決正確。

  此間2014年5月,位至海南省海洋與漁業廳原廳長的趙中社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進行立案調查。次年5月,趙中社被海南省第二中級法院以受賄罪等數罪并罰,判處無期徒刑。

  蹊蹺的是,趙中社于2015年落馬后,通過賄賂等手段得到項目的思創威公司及其股東唐艷、李海萍等人在將空殼公司轉手后,已全身而退。

  “現在的情況是,法院只有判決撤銷儋州市政府的違法行為,才有希望拿回項目!苯涍^不斷信訪、抗訴,莊志銀代表律師、福建遠大聯盟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李毅陽2020年11月17日告訴澎湃新聞,11月16日,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回復莊志銀,將根據相關規定啟動復查程序。

  從建筑隊走出來的“莊園主”

  1981年,28歲的莊志銀跟著建筑隊去了當時隸屬廣東省轄下的海南行政區,在一個工地又一個工地當建筑工人,幾乎走遍了海南市縣。他的妻子劉玉蘭在4年后帶著3個孩子來到海南,和丈夫一家團圓。

  老家是福建泉州惠安的劉玉蘭說起丈夫,滿是他的好!八苣艹钥,有點錢就存下來,對家庭有責任感,海南太陽很曬很消耗人,有時候他在工地上扛石頭,鼻血就直接流下來了!彼f,“我老家和他的村子就隔了6公里,我們那里有個說法,不能養家的惠安女嫁不出去的,因為太窮了,男人都要出海打漁或者外出打工,家里蓋房子都是女人自己扛石頭!

  孩子慢慢長大,經過十幾年的積累,莊志銀一家決定在海南儋州定居。

  儋州的名字可以追溯到2100多年前的漢武帝時設的儋耳郡。儋州市地處海南西北部,瀕臨北部灣,在海南省市縣中土地面積最大、海岸線最長,相對海南北部和南部來說,既不潮濕也不熱,同時也是海南受臺風影響最小的區域之一。

  莊志銀通過收購宅基地再賣出的方式,使得積蓄有了一定增值!芭d隆路以前都是大大小小的水塘,最深的有20米,沒種什么莊稼,我家也是在填了水塘后建起來的”。1996年,莊志銀從農民手里買下了一塊宅基地,蓋了一棟三層樓的住家。

  

莊志銀家的全家福照片。1997年,莊志銀選擇在香港回歸時喬遷新家,門前的馬路滿是齊膝的雜草。    澎湃新聞記者 劉暢

  莊志銀家的全家福照片。1997年,莊志銀選擇在香港回歸時喬遷新家,門前的馬路滿是齊膝的雜草。 澎湃新聞記者 劉暢

  “一開始我家三層樓的房子都算是比較高的建筑了,新修的政府大樓選址到了這里,很多年時間,文化北路左右兩邊只有電視臺和政府大樓最顯眼!

  到此時,莊志銀一家算是苦盡甘來!八贻p時候很帥的,我都給他穿淺色的衣服褲子,真的很瀟灑!眲⒂裉m有些驕傲又有些害羞地說。

  

莊志銀和劉玉蘭       澎湃新聞記者 陳思

  莊志銀和劉玉蘭 澎湃新聞記者 陳思

  “文化北路中興大街這個轉角的大水塘有20多米深,往來車輛和行人都有安全隱患。政府希望我們把地塊拿下來做個項目。我們想著不回老家了,在這里留個紀念也好,就起名惠安莊園,惠安是我的家鄉,莊是他的姓氏!眲⒂裉m說。

  1996年4月,莊志銀取得了文化北路中興大街轉角那塊15多畝的土地,1998年6月,開始在項目用地的大水塘上回填土方。

  莊志銀介紹,經過儋州市發改委和規劃部門批準,上述地塊被立項為高級酒店項目即“莊園廣場”,批建高度為8層,計劃總投資6800萬元。

  

1999年2月,莊園廣場規劃原設計圖。

  1999年2月,莊園廣場規劃原設計圖。

  1999年1月18日,儋州市電業公司開始對“莊園廣場”項目施工用電作業,從市政府大樓后面的規劃道路架桿拉線,并要求莊志銀購買線路和其他配件。1999年6月,莊園廣場項目正式挖地基開工建設。

  “以前我們很受尊重的,周圍的鄰居經常到家里來喝茶,人多的時候,我家泡茶燒水,一天就要燒幾十斤的水!眲⒂裉m說。

  莊園開工幾乎同步,莊志銀的叔父建議他,找一份實業做,實業做好了永遠都在。莊志銀問了很多專家,很快決定從事提煉加工瓊脂的海洋生物工程,并成立了儋州惠安莊園生物工程有限公司。

  轉折:莊園被列入停暫緩項目

  事情的轉折點出現在2000年,當年10月,完成地上三層后惠安莊園項目暫時停工。

  莊園廣場暫停建設的原因,莊志銀說,“生物公司快到研發節點的時候,我的資金和精力都集中過去了,等到那邊穩定時,我再掉過頭建設莊園廣場!

  2000年4月12日,儋州市建設局給惠安莊園公司頒發了編號為2000-04-02的施工許可證,施工期限為1998年1月至2000年10月!斑@至少說明是在建過程中!鼻f志銀表示。

  2001年4月2日,海南省通過《海南省停緩建工程處置規定》。停緩建工程是指施工進度已達到±0.00以上和投資額已占總投資額25%以上且未經批準中止開發建設,于1998年12月31日前停工的房地產項目。

  2001年11月,儋州市建設局在《海南日報》刊登招商引資公告,將該項目稱為儋州市停緩建工程項目。

  2003年6月,惠安莊園公司以“莊園廣場”建設好項目中的部分產權證作抵押貸款561萬元,繼續用于建設莊園廣場項目。

  2003年底,由于當時海南房地產泡沫破滅,高星級酒店市場較為疲軟,莊志銀蓋到5層樓時,決定封頂。

  

莊園廣場5層樓方案的設計效果圖。

  莊園廣場5層樓方案的設計效果圖。

  莊園廣場俯瞰為扇形,有3個面,莊志銀對每一面的每一層都單獨取得了房屋所有權證,一共15本房屋所有權證。第五層樓面3本房屋所有權證上顯示的時間為2004年11月。

  2003年6月6日,海南省通過了《海南省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加快處置海南經濟特區停緩建工程的決定》,于2003年7月1日起正式實施。2003年7月,儋州市政府批復同意惠安莊園公司續建;2005年再次出函同意續建。

  2011年12月6日的最高人民法院行政裁定書【(2010)行監字第890號】裁定,“莊園廣場”不屬于海南省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加快處置海南經濟特區停緩建工程的決定》第一條規定的停緩建工程。

  從1999年-2004年的建設期間,莊志銀同時經營著儋州惠安莊園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從事海洋植物提煉,屬于國家火炬項目。

  在海南省第二中級人民法院2015年4月27日對趙中社的刑事判決書中,時任儋州市處置積壓房地產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符必貴的證言表示:“由于我們對省人大相關文件精神的理解存在偏差,對莊園廣場項目的施工及停工日期沒有深入調查、認真取證,僅因其沒有完成主體工程及市質監站沒能提供莊園廣場準確的開工、停工日期,便主觀武斷地將其列入停緩建工程范疇!

  

莊園廣場項目內已是雜草叢生。

  莊園廣場項目內已是雜草叢生。

  21世紀初期,儋州少有高檔酒店。此時,莊志銀則希望能更改土地的規劃用途,將酒店改為商業辦公和住宅(國有土地使用證上的土地用途為“商住”)。

  時任儋州市住房與城鄉建設局局長袁樹柏證言:因為資金不足,莊園廣場項目建設斷斷續續,一直到2005年5月,建設局本著對企業負責的態度批準該項目復工。但是沒過幾天,“趙中社(時任儋州市委書記)叫我到辦公室,指著復工的大樓問這個半拉子工程為什么批準復工,讓我回去和市處置辦想辦法把這個項目當作半拉子工程來處置,自己沒能力就讓別人建!

  低價拍賣:書記說他的朋友要買

  這段時期,48歲的趙中社已主政儋州市政府多年。

  2014年7月7日,海南省紀委發布消息稱,海南省紀委對省政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原主任趙中社嚴重違紀違法問題進行立案審查發現,趙中社在擔任儋州市委書記、省海洋與漁業廳廳長期間,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多次收受他人賄賂,濫用職權,違規低價出讓國有土地使用權、違規辦理海域使用權證,給國家造成重大經濟損失;違反廉潔自律規定,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親友經營活動謀利,直接參與營利活動;包養情婦,與他人通奸!稒z察日報》將趙中社貪腐案引出的海南省海洋漁業系統稱為“塌方式腐敗”,先后有48名干部被立案調查。

  根據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5年8月6日的刑事裁定書和上述判決書中,2002年11月,1955年出生的趙中社由?谑惺形N、組織部部長調任海南省儋州市委書記。2002年12月,趙中社與海南成信橡膠產業有限公司法人、海南思創威企業有限公司股東李海萍經儋州市副市長盧勇介紹并相識。

  2005年,趙中社接到李海萍求助電話——李海萍收購橡膠虛開增值稅發票并抵扣國家稅款正被調查。趙中社幫助李海萍免于刑事處罰,儋州市相關部門只是對她做了行政處理,補繳稅費。當年11月,李海萍及其丈夫給趙中社送了50萬元了表心意。

  在與李海萍相熟之后,趙中社自述,“李海萍曾經問過我莊園廣場項目的前景如何,我告訴她這個項目前景肯定好,因為惠安莊園廣場就在儋州市委市政府旁邊,開發成酒店很有前景!

  2006年2月13日,儋州市建設局要求莊志銀在2006年3月15日前提出自行處置方案,或者委托儋州市處置辦代為處置!笆姓嘘P領導與莊志銀反復磋商,要求他注入資金。但是莊志銀并沒有兌現市政府要求,儋州市政府還是決定按照原計劃對項目進行拍賣”。趙中社如此說。

  “2006年2月15日,我遞交了《關于裝飾莊園廣場項目的報告》,請求政府歸還尚欠的76萬元工程款用于續建!鼻f志銀說,“但是2月16日到5月16日期間,儋州市政府一直告知市委領導出國考察,沒有回復!

  “2006年是海南處置房地產的最后一年,省政府要求全省在年底之前要處理完全部‘半拉子’工程!2006年4月,趙中社通知分管國土、建設的副市長朱玉娥和袁樹柏等到他辦公室!斑@個項目就在市委市政府門前,處置了5年都處置不好,太不像話。特別是建設局整個班子太軟了,簡直不作為。這個項目不管多難都要堅決處理!壁w中社說。

  2006年5月19日,儋州市建設局委托海南第二房地產評估事務所對莊園廣場項目進行價格評估;6月16日,該評估事務所出具評估報告,評估結果為土地價格955.42萬元,建筑物價格639.2萬元,總價為1594.6萬元,處置變現價值為797.31萬元。這個變現價值是評估價的一半,甚至低于土地評估價格。

  “五層樓、2萬多平方米的五星級酒店落成項目,時價至少在5000萬元”。2006年5月至8月,莊志銀反復聯系儋州市各部門、評估事務所及海南省處置積壓房地產工作小組辦公室進行交涉,申請重新評估。

  從2006年的2月到8月,莊志銀一共向儋州市政府交了13份報告,希望能繼續自主建設。

  然而,儋州市政府還是分別在2006年6月27日、7月20日、8月20日登報將拍賣“莊園廣場”,確定于2006年8月31日上午進行拍賣。

  期間,2006年7月6日,儋州市建設局和儋州市處置辦作出《關于停緩建工程“莊園廣場”自主處置的答復》(下稱《答復》)稱,不再受理莊志銀提出的不按原規劃設計的復工方案;8月21日,儋州市政府作出《關于莊園廣場停緩建工程項目復工方案等問題的復函》(下稱150號《復函》)稱,決定莊園廣場項目由儋州市處置辦代為處置。

  莊志銀表示,儋州市政府代為處置的理由之一,“是要求我2006年6月30日-7月3日前按復工建設的總額30%匯入政府指定賬戶,作為開工建設的啟動資金;70%的銀行資信證明以確保工程完工建設和綠化美化。但是最后一天7月3日下午5:30才把《告知》送達給我,也沒有寫清總額是多少,這就是設置障礙讓我完成不了!

  

站在儋州市政府大樓望去,莊志銀家在左,莊園廣場在右。

  站在儋州市政府大樓望去,莊志銀家在左,莊園廣場在右。

  2006年8月28日,無奈的莊志銀向海南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向?谑旋埲A區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分別請求撤銷儋州市政府作出的決定,確認儋州市處置辦委托拍賣“莊園廣場”的行為無效。

  2006年8月30日,?谑旋埲A區人民法院受理當日即向儋州市人民政府送達《受理案件通知書》。海南省處置積壓房地產工作小組辦公室作出《關于莊園廣場項目處置有關問題的函》,明確產權人對評估結果有異議,應允許其通過市縣房地產估價鑒定委員會申請鑒定,仍有異議,應以省房地產估價鑒定委員會鑒定結果為最終結果。

  海南省處置辦要求儋州市政府重新鑒定莊園廣場項目。儋州市建設局正副局長一起向朱玉娥請示。朱玉娥又向2006年7月剛到儋州任市委副書記的郭全茂請示,“郭全茂說拍賣還是要按趙中社書記的意思正常進行!

  郭全茂證言顯示,“趙中社在莊園廣場項目拍賣前專門跟我說過這個項目是他一個朋友要買,必須處置好,讓我全力支持莊園廣場拍賣工作!

  2006年8月31日上午拍賣前,“?谑旋埲A區人民法院工作人員趕到拍賣現場宣讀了裁定書,說莊園廣場項目存在法律糾紛,希望拍賣不要繼續下去了。儋州市處置辦副主任萬唯一當即打電話請示市領導,拍賣繼續進行!

  8月31日,海南思創威公司作為唯一一家參與競拍的企業,底價拍得這一項目。工商資料顯示,公司當時的董事長為年僅28的唐艷,公司董事為李海萍。

  可查的資料顯示,唐艷在成為思創威公司的法人、董事長之前,2001年,23歲的唐艷是李海萍名下成信橡膠公司的財務部經理、副總經理。

  據?谑泄ど倘藛T提供的資料表明:唐艷,籍貫山東,1978年出生,2000年7月為北京金融學院學生,2001年到成信橡膠公司任財務部經理,2004年成立了2200萬元注冊資金的海南思創威公司。

  袁樹柏、符必貴和時任儋州市農稅局局長許勤的證言共同證實,“大概拍賣結束四天后,因省中院要到儋州來制止莊園廣場項目過戶,當時朱玉娥在她辦公室召開緊急會議,議題是如何爭取在省中院到儋州之前,把莊園廣場的產權過戶到思創威公司!倍敃r,思創威公司拍賣款和稅款都沒有支付,朱玉娥請示趙中社后說“特事特辦”,并要求儋州市農稅局和地稅局辦理相關免稅手續。

  法院裁定停止過戶當天強行完成過戶

  事實上,2006年9月4日,海南中級人民法院下達的另一則行政裁定書指出:本院認為,在訴訟期間對莊園廣場的物產權辦理過戶手續,將造成判決生效后難以執行,且將造成難以彌補的損失,停止執行并不損害公共利益,故在整個案件判決未生效前應停止對涉及本案的土地使用權和項目產權辦理登記過戶手續。

  為了完成房產過戶,朱玉娥隨即要求儋州市法制辦、國土局、房管局的法人代表在過戶手續辦好前不能簽收法院下達的裁定書。

  于是,就在9月4日當天,儋州市房產管理局配合思創威公司辦理了項目過戶手續,隨后,房管局登報注銷了莊志銀手中的15本房屋所有權證,并在9月4日給莊志銀發送了《通知》——在接到通知之日起三日內到儋州市房產管理局辦理房屋所有權注銷登記。

  案卷中,思創威公司代表但玲玲在案卷中的證言稱,“(2006年)8月31日,公司以836萬元拍得。公司提出拿到房產證、土地證再付余款的要求,儋州市政府很配合,9月3日、4日集中辦公,9月4日我拿到了項目產權證原件!痹拘柁k理一個月的手續,很快辦完了。

  “房管局按會議要求,根據莊園廣場拍賣成交確認批復及海南思創威公司房屋產權登記申請材料,向莊志銀送達了房屋產權注銷通知書!睍r任儋州市住房保障與房管局局長譚浩說。

  根據《土地登記辦法》第五十條,符合依法收回的國有土地;依法征收的農民集體土地;因人民法院、仲裁機構的生效法律文書致使原土地權利消滅,當事人未辦理注銷登記的三種情形之一的,可直接辦理注銷登記。

  一邊是不服氣的莊志銀,一邊是急于進場施工的思創威公司。

  2006年10月7日,時任儋州市公安局副局長麥宏章接到儋州市副秘書長鄭豪杰電話后,帶隊到莊園廣場強制清場,趕走了莊園廣場的十幾名員工,并拘留了其中兩名。

  2006年10月11日,海南中院下達(2006)第198-1號《行政裁定書》,查封莊園廣場。

  隨后,思創威公司在當月26日舉行開工儀式,并邀請了趙中社等政府人員參與儀式。

  而隨后11月10日,海南中院發出(2006)海南行初字第188號《通知》,通知思創威公司停止施工,后果自負。這一天,思創威公司拆除了莊園廣場原已建好的部分建筑,在第五層上加蓋了一層框架后于2007年停工至今。

  “他們加蓋那一層用的材料還是我們放在里面沒用完的材料!鼻f志銀說。

  儋州市處置積壓房地產辦公室2006年10月16日出具的莊園廣場清場清單顯示,除去攪拌機、切割機等設備外,儋州市政府從莊園廣場清走的材料包括193立方米碎石、18立方米河砂、360平方米鐵皮、28捆鋼筋、3.211噸角鐵等。

  抗訴:只求歸還產業,物歸原主

  2007年2月6日,海南中院作出(2006)海南行初字第188號行政判決書。該判決書認為,從本案事實看,儋州市人民政府的代為處置行為已經完成,海南思創威公司通過拍賣取得該項目后已經進場施工,屬于善意取得。莊志銀一直未能按原批準的規劃項目用途復工,可以看出莊志銀資金能力上難以為完成……故,儋州市人民政府的代為處置決定不宜撤銷,但應確認違法,對莊志銀因此所造成的其他損失,儋州市人民政府和儋州市建設局應采取相應補救措施。

  對于這份判決,莊志銀和儋州市政府都不滿意,分別于2007年2月13日、2月22日向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在2007年8月至12月作了6次協調,2008年9月24日作出了協調筆錄。協調筆錄顯示,儋州市政府對于莊志銀的損失“還是只愿意補償300萬元,協調效果很不理想”。海南高院辦案人員錢冰說,“如果非要法院判決,一種是駁回你們的訴訟請求,那么你們只能拿到700多萬元拍賣款,另外一個是確認政府行為違法,那么你們只能申請國家賠償了!薄坝捎趪屹r償的規定是嚴格的,而且賠償有限,你們申請賠償,能不能有300萬元還很難說!绷硪幻D细咴旱墓ぷ魅藛T張子連說。

  2008年9月25日,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2007)瓊行終字第087號行政判決書。該判決書認為,儋州市政府不規范的操作不會直接影響莊志銀公司的實體權利,判決撤銷了海南中院認定儋州市政府的行為違法。

  值得一提的是,2008年初,趙中社調任海南省海洋與漁業廳黨組書記、廳長。而他和李海萍的聯系卻沒有斷。

  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5年8月6日的刑事裁定書和海南省第二中級人民法院2015年4月27日的刑事判決書顯示,2004年底至2011年春節前后,趙中社在辦公室、?谑卸鄠場所以及美國夏威夷一家酒店,先后16次收受李海萍及其丈夫分別送出的110萬元、5萬美元和30萬元購物卡。

  此時的莊志銀雪上加霜,他向農業銀行儋州市支行所借的4筆借款到期后無力償還,本金2500萬元,利息500萬元,“這一筆帶上利息就有3000萬元”。為償還債務,2011年2月12日,莊志銀不得不轉讓了儋州市中興大道的瓊脂廠及土地。

  損失了瓊脂廠,莊志銀還在上訴、信訪,爭取得到公平對待。

  2011年4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在儋州市法院召開了協調會,莊志銀說,儋州市政府在會上代替思創威公司提出補償3000萬元。至此,莊志銀表示只求歸還產業,物歸原主。

  “只求拿回項目是最干脆的!彼J為,調解的前提是確認他的公司沒有違法之處,弄清楚政府是否違法。不確定這個前提,怎么協調都不可能一致!霸谶@個基礎上,考慮到是協調那么就有所讓步,但不能單獨讓我們讓步。一種方案是,項目還給我,思創威公司投入了多少,我承擔投入的部分。他們的施工圖紙、材料由雙方申請法院核一下;另一個方案,按照當時的市場價對項目進行客觀評估,不能由他們單方面評估后,再打了五折。政府不管賠償多少,都是白虧的。而我們就算拿到3000萬元的政府賠償,對于5000多萬元的項目來說也還是虧。但思創威公司得到多少都是飛來橫財。這是為什么?”

  脫身的女商人:項目成“歷史遺留問題”

  令莊志銀沒有料到的是,2012年初,多年協調未果后,思創威公司原始股東以五六千萬元的價格轉讓了公司股權。

  工商資料顯示,至少在拿到莊園廣場項目之時,思創威公司沒有開展任何業務。2011年10月27日,思創威公司變更了注冊地址,從?谑旋埲A區國貿大道華錦苑如意閣一間出租屋變更為儋州市那大鎮文化北路11號。儋州市文化北路11號就在莊園廣場旁,是一間代理注冊的公司。

  2012年4月24日,思創威公司的董事長唐艷,董事李海萍夫婦及李海萍妹妹等人退出高管行列,接任者為董事長張兵、董事王德根等。當日,思創威公司的負責人也進行了變更,張兵代替了唐艷成為法人。2017年,負責人再次變更,陳果替代了張兵。

  股權穿透后,思創威公司現在為成都華西希望集團有限公司孫公司,王德根為該集團副董事長。

  成都華西希望集團代表律師周偉岸告訴記者,他們也是被騙的,通過朋友介紹沒有做盡職調查,以五六千萬元買下了思創威公司的股權!耙彩且郧坝袀朋友說,這個項目老板沒錢投資了。成都華西希望集團對思創威公司百分百控股之后,一直沒管,F在倒回去三四年,集團開始清理積壓的工程,才發現這個項目這么久沒動,大概是2017年,我才開始介入這個案子,這之前這個案子我們這邊一直沒有法律顧問介入的。我們一開始也不知道,過戶什么的都是代理公司在辦。你想,如果真知道出現問題,誰愿意接?”

  對于是否還能聯系上李海萍等人,周偉岸說:“我們也想找到她追責,她早就消失咯!

  莊志銀也表示,李海萍消失多年。

  至于另一個女主角唐艷,根據2007年司法部主管的《法律與生活》雜志的報道,?谑幸晃煌讼聛淼念I導回憶說,此人是趙中社曾去北京出差時結識的女學生,在?跊]見過她露面。記者采訪儋州市委、市政府及各有關部門,都說無人認識她。儋州市各環節的手續都是他人代辦的。

  2012年10月18日,海南省高院再次做了調解,出席人中依然沒有思創威公司代表。當時高院的方案是,莊志銀得到莊園廣場項目,承擔思創威公司的建設資金,思創威公司的其他損失由儋州市政府補償。

  莊志銀一方原則上同意了方案,但表示他的損失大過思創威公司,光銀行欠款和利息就3000萬元了。思創威公司加蓋的一層是在法院查封莊園廣場后擅自施工的,并且先拆了莊志銀已建好的部分建筑,使用的也是原先莊志銀準備的材料,“只是給建筑涂了外墻的涂料”!八紕撏倦y道不應該承擔一點責任,有什么理由再問我要賠償!鼻f志銀無法理解。

  在趙中社被宣判后,莊志銀覺得,“他做錯了事情已經查清楚了,我的東西總該還給我了吧”。2015年,莊志銀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訴。

  2016年至今,曾在儋州居高位的官員先后落馬。特別是今年以來,麥宏章以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受賄罪、濫用職權罪被判刑;官至海南省委統戰部原副部長郭全茂為官不廉,被立案調查,開除黨籍和公職。

  2018年6月7日,最高人民法院(2015)行提字第15號《行政判決書》顯示,836.33萬元的處置變現價不僅與“莊園廣場”項目的實際價值相比明顯偏低,且缺乏法律依據,其拍賣過程亦違反相關法律法規的規定。二審、再審判決維持儋州市建設局的《答復》及儋州市政府的150號《復函》不當,應予糾正。一審確認儋州市建設局《答復》及儋州市政府150號《復函》違法,判決結果正確。

  上述《答復》及《復函》依法應予撤銷,但考慮到思創威公司在拍得莊園廣場后加建了一層,如果撤銷,不僅不能使莊園廣場恢復到作出被訴行政行為之前的狀態,反而會造成既存法律關系的不穩定,從而損害到國家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

  對于莊志銀所受經濟損失,可通過各方當事人共同協商尋求妥善的處理方案,也可另尋法律途徑予以救濟。

  2020年9月23日,儋州市政府回復澎湃新聞,莊志銀已經提出了抗訴申請,目前,最高人民檢察院已決定立案受理。儋州市將嚴格依法行政,履行法律義務,執行司法機關判決。

  儋州市人民政府表示,對于莊園廣場項目的歷史遺留問題,儋州市人民政府反復多次積極主動與莊園公司進行溝通協調,努力為爭議雙方搭建和解平臺。儋州市人民政府列舉了2011年4月14日、2015年7月1日參與的兩次協調會,2016年10月參與的一次聽證會。

  最近的一次是2019年9月,儋州市政府及海南省檢察院組織莊志銀及思創威公司召開了協調會,“目的是給雙方市場主體創造一個對話的平臺,盡可能達成雙方都能夠落實的解決方案,但是由于各方分歧較大,始終未能就處理方案達成一致,導致該問題至今未決!

  對于2019年9月的那次協調,儋州市政府委派的該案件負責人表示,“雙方一見面就激動,都要求百分百地保障自己的權利,F任政府的態度是,如果雙方能協調一致,在規劃調整上、容積率上,政府方面可以合法給予的便利,都可以盡力使雙方解套!

  “下一步,我市將堅持依法依規處理歷史遺留問題,遵守和履行司法機關的判決,嚴格依法行政、依法辦事,切實保障民營企業和企業家的合法權益。我市始終為企業敞開服務的大門,努力為爭議雙方搭建溝通平臺,做好服務工作,促成爭議雙方達成和解!辟僦菔姓硎。

  莊志銀的委屈日復一日地沉淀。

  自稱入坑的成都華西希望集團買下股權花的也是真金白銀,“做成商業、酒店有沒有人會來?如果政府給修規改性,重新建設還要再投入上億的資金。我們測算過的,這個項目重新修規改性,做一個項目賣掉也就1億元左右的利潤。要算成本大家都算成本,要算上經營費用就都算上經營費用,大家來按比例來分。儋州市區不通高鐵,也非海邊,這個建筑20年了,已經要不得了,水泥都粉掉了,誰敢用,只有全部炸掉。但是做成住宅小區,當地人基本都有宅基地,有三層樓的私宅,外來人口留下來要買的商品房,需要有小區配套等完善的設施綠化,15畝地又太小了!敝軅グ墩f。

  此時,誰還記得,2006年9月4日,儋州市政府強制支持莊園廣場項目過戶當天,海南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的行政裁定書?——“在訴訟期間對莊園廣場的物產權辦理過戶手續,將造成判決生效后難以執行,且將造成難以彌補的損失”。

提示聲明:1、文內所含的所有設計效果圖僅供參考,規劃/外形/數據最終以實際或政府批文為準;2、本站部分資訊內容可能轉載自互聯網或其他媒體,轉載的資訊信息并不代表本站立場或觀點,同時本站亦不對其內容的來源作進一步追溯。本站對轉載資訊的作者及媒體表示感謝,如轉載的資訊內容侵犯了來源媒體的利益,請聯系我們刪除。

相關文章推薦

申城棋牌全真人 (^ω^)MG欢乐骰子乐怎么玩 09年属牛天蝎座幸运数字 比较好的网赚平台 (*^▽^*)MG开心假期送彩金 (*^▽^*)MG牛仔和外星人免费试玩 广西快三综合走势图 (*^▽^*)MG秘密行动爆分打法 一波中特规律 (★^O^★)MG热带动物园怎么玩 直播深圳风采开奖结果查询 (^ω^)MG泰山传奇_正规平台 (^ω^)MG恋曲1980试玩 利盛彩票平台怎么样 md大航海时代修改器 河南快三走势图带连线 (^ω^)MG七海的主权_电子游戏